1号彩票平台

当前位置 > 1号彩票登录网址 > 专题专栏  > 法治国企

仓储合同纠纷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10月28日

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诉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新津分公司、B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仓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新津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钟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夏伟,四川赛格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刘洋,湖南成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新津分公司

负责人管锦坤,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任巍

被告B食品销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江国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谢伟勇

委托代理人朱莉

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物流重庆公司)诉被告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新津分公司(以下简称B营销新津公司)、B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营销公司)仓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3日受理后,本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宋怀兵独任审判,于2015年12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一次审理,后因案情复杂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依法由审判员邓双燕担任审判长和代理审判员宋怀兵、人民陪审员林玉嫦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6年3月15日、2016年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审理。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夏伟、刘洋参加了以上三次庭审,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任巍到庭参加了以上三次庭审,被告B营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谢伟勇参加了第一次、第二次庭审,被告B营销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莉到庭参加了第三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诉称,2013年8月1日,原告与两被告签订《仓储物流服务合同》(以下简称“合同”),约定由原告为被告提供货物仓储物流服务,被告按约定向原告支付仓储、装卸和运输等各项费用。其中,合同第四章约定了仓储物流服务各项费用标准,同时约定了原告与被告在每月15日开始进行对账,被告应当在收到原告发票的45个日历内向原告付款;第七章约定了合同期限自2013年8月1日起至2014年5月31日止,若合同到期后双方仍实际发生业务,则视为双方仍接受合同相关条款约束。合同签订后原告如约为被告提供仓储物流服务,在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后,双方仍实际发生业务,但被告自2013年12月起便开始拖欠合同约定的相关费用,截止2015年10月28日,二被告已拖欠费用共计人民币2660684.89元,扣除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于2015年7月多支付的2013年度合同费用31384.89元,故被告仍拖欠费用总金额为2629300万元。拖欠期间,原告通过电话、邮件及书面等多种方式催促被告及时对账付款,并向被告发出了对账明细表和发票等资料,但被告既不确认金额,又不支付费用,还无理拒收了原告邮寄的部分发票。后原告分别于2014年8月1日、2015年6月26日向被告发出《催款函》及《律师函》未果,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故诉请法院判令:1、二被告向原告支付仓储物流服务费用262.93万元及逾期付款资金利息(按年利率6%,自2014年2月16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2、二被告返还原告押金5万元;3、二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以下证据:

1、《仓储物流服务合同》一份,合同编号:ZXXXXXXXXXX-1。证明原、被告于2013年8月1日签订了该合同;

2、《费用明细》2页,证明被告应付款的总金额为2660684.89元及发票明细,其中,重庆分发中心仓库2014年1-8月仓储、装卸、运输费用共计1748133.17元,江津工厂2014年4-8月运输费用共计912551.72元;

3、原告于2014年8-9月及2015年9月向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41张原件及EMS邮递凭证2页,证明原告已向被告邮寄了金额为2660684.89元仓储、装卸及运输费用等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应向原告付款;

4、B项目催款函及律师函各一份,证明原告分别于2015年6月26日、2015年8月6日向两被告及案外人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以下简称B营销成都公司)、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B营销重庆公司)发出的催款函及律师函;

5、录音资料(光盘存储)一份——录音四次通话文字记录,证明原告总经理助理毛方军与被告B营销公司西南区财物负责人段经理、物流负责人廖丽萍关于对账、催收及开具发票等内容的电话录音资料;

6、出入库及库存明细(光盘存储),证明出入库和库存数量的明细记载;

7、江津工厂2014年4-8月费用明细清单16页,证明被告发生在江津工厂的每月的运输费用明细,总金额912551.72元;

8、重庆分发中心2014年1-8月费用明细清单85页,证明被告发生在重庆分发中心的每月的仓储费用明细,其中1-8月份仓储费总金额为446500元,但除1月份是按照该月费用明细金额开具100%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外,2-8月份是按照当月费用明细金额开具93%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故起诉的仓储费用为419900元;其中1-8月份装卸、运输费用按照交易惯例亦按照当月费用明细金额向被告开具上述比例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故主张装卸费237381.72元、运费1090851.45元。以上三项合计1748133.17元。

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辩称,1、是与原告签订了《仓储物流服务合同》,但被告与原告只发生了仓储业务,扣除已向原告支付的仓储费用31660.66元,只认可仓储费用416000元,不认可装卸及物流费用。被告认为,原告与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及B营销重庆公司在该日签订了内容大体一致的两份《仓储物流服务合同》,故装卸、物流费用可能是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或者B营销重庆公司产生的;2、被告只收到原告押金10000元。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无证据出示。

被告B营销公司承认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主张的事实。被告B营销公司还认为,2014年5月14日至23日期间,被告指定人员向原告发出货物出库和运输指定,要求其向沃尔玛、重庆中百、卜峰莲花等超市的门店送货。原告按照运输指令将货物出库,但没有将17950箱“五湖牌”一级大豆油送到出库单指定的收货人手里,反而将货物送达给一些个体工商户,也没有在出库单上签收,给被告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665575元(148.5元/箱*17950箱),故被告有权按照合同规定扣留相应的仓储物流费用。

被告B营销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以下证据:

1、三份内容大体一致的《仓储物流服务合同》及其附件。证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及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B营销重庆公司于2013年8月1日分别与原告签订了内容大体一致的三份合同),各方当事人存在合同关系;

2、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4)南法民初字第2032号民事判决书及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5)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1859号民事判决书各一份。证明送货司机违反了外协运输协议中关于指定收货人的约定将17950箱大豆油送错,该案事实认定涉及被告B营销公司的事实;

3、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4)南法民初字第2032号民事案件举证通知书和起诉书、证据材料一份,证明被告B营销公司没有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以查明事实;

4、出库明细邮件,证明被告B营销公司工作人员通过电子邮件提前向原告发送了17950箱大豆油的出库信息;

5、沃尔玛、重庆爱莲百货、重庆中百超市采购订单10份,证明以上三家超市分别购买大豆油的价格及数量,其中沃尔玛于2015年5月13日向B营销成都公司订货10000箱大豆油,重庆爱莲百货、重庆中百超市于2015年5月向B营销重庆公司分别订货3000箱、5000箱大豆油;

6、涉案的“五湖”大豆油的出厂价证据,发票(01033567)及明细三份,证明17950箱大豆油出厂价格为2577081.39元。

依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申请,本院依法向四川省新津县国家税务局调取了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抵扣原告于2014年8月至9月期间向其开具的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分别为0XXXXXX3、0XXXXXX4、0XXXXXX5、0XXXXXX6、0XXXXXX7、0XXXXXX8、0XXXXXX1、0XXXXXX2、0XXXXXX3、0XXXXXX4、0XXXXXX1、0XXXXXX2),涉及费用金额为981323.63元,证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收到原告邮寄的上述发票并入账抵扣,按照合同约定被告应履行付款义务。

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而装卸费、运输费不是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发生的,对关联性不认可;证据2、3系原告单方制作,被告不认可其真实性,且原告邮寄发票的地址为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B营销成都公司与原告也存在合同纠纷,故被告不认可收到原告所称的发票;对证据4不认可,因为该两函都是邮寄到B营销成都公司,与被告B营销新津分无关;证据5不认可,被录音对象不能代表被告,且通话内容没有提到本案诉争的合同,故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6、7、8系原告单方制作,被告不认可其真实性;对法院依法调取的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无关联性。

被告B营销公司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的质证意见一致,对法院依法调取的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补充质证意见认为开具发票的事实是原告单方开具的,事先未确认开票金额,且隔很长段时间才开票,从开票时间来讲与合同约定不符,且抵扣行为不能确认被告应履行付款义务金额。

原告对被告B营销公司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据2的真实性予以认可,无关联性;对被告B营销公司提交的证据2-6,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真实性有异议;对法院依法调取的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

本院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及本院依法调取的证据的认证意见如下:鉴于两被告在答辩中承认与原告发生了仓储业务,故对原告提交的两被告无异议的证据1予以认定。对双方有争议的如下证据进行认证:1、原告提交的《费用明细》是对增值税专用发票41张的明细说明,而原告向被告开具41张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来源于出入库及库存明细(光盘存储)、江津工厂2014年4-8月费用明细清单16页及重庆分发中心2014年1-8月费用明细清单85页,鉴于该系列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且明细金额与发票金额不一,被告不予认可,故认定该系列证据不具有证明力;2、原告提交的B项目催款函及律师函、录音资料(光盘存储)一份——录音四次通话文字记录、EMS邮递凭证2页,鉴于该系列证据发出对象为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且录音对象不能确定为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及物流负责人,不足以认定该系列证据具有证明力;3、被告B营销公司提交的证据2-6系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及B营销重庆公司与本案原告之间的合同纠纷,与本案无关,故认定该系列证据不具有证明力;4、鉴于本院依法调取的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双方未经结算原告开具的,故不足以认定该系列证据具有证明力。

经审理查明,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系从事货物仓储、装卸搬服、运输等服务的企业,被告B营销公司系从事预包装食品及散装食品的批发兼零售的企业,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系其分支机构。2013年8月1日,原告与二被告在成都市青羊区签订了一份《仓储物流服务合同》及其附件,原告为二被告提供仓储、装卸、运输等服务,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接受被告B营销公司委托与原告签订合同,并对原告实施管理并进行结算。合同分别以、、、、、、、等八章内容对原被告三方的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原、被告三方在该合同上签章。合同约定乙方(指原告,下同)为甲方(指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下同)提供仓库用于存储货物,库房位于重庆市经开区北区加工区七路二号,库房面积为11000平方米。合同第一章第1.2条约定:“由于甲方货物原因,导致仓位利用率不足及空仓,乙方应按照上述约定面积进行仓储费用的结算(按照实际仓库利用率及商品特征计算,具体由双方协商确定)。”第1.3条约定:“在库货物所有权属丙【甲方是接受丙方(指被告B营销公司,下同)委托与物流供应商签署合同,并对物流供应商实施管理并进行结算。】”第2.4条约定:“甲方货物进仓,应凭有甲方盖章或指定人员签字的有效传真单据为准。”第2.7条约定:“验收入库完毕后,乙方仓库负责人应在确认的进仓凭证上签章,并注明进仓信息是否与进仓单据信息一致。”第2.8条约定:“乙方应将入库的有效签收回执于收到货物当日回传甲方。”第2.9条约定:“甲方客户或甲方承运商到乙方仓库自提货物时,甲方应提前将出库信息传真至乙方。出库后须由甲方客户或甲方承运商签字确认。”第2.11条约定:“乙方完成出库操作后,出库签收回执需当日回传甲方。”合同第二章第1.5条约定:“甲方使用乙方运输工具前,由专人负责通知乙方。甲方有货物需要运输时,应提前以传真或扫描形式,将有效信息通知乙方,同时明确告知接/送货单位、地址、货物名称等。”第2.1条约定:“乙方在抵达目的地时,应确认收货人身份与甲方指定的人员是否相符,正确签收并取得有效回执。”2.8条约定:“甲方仅凭运输的有效签收回执原件结算费用。”合同第四章第3.1.1条约定:“仓储费用的计算标准为19元/平方米/月,按月支付,先用后付,即乙方应于每个15日前向甲方申请上个自然月的仓储费用并提供对账明细表,双方核对无误后,乙方向甲方开具正规发票。甲方在收到正规发票的45个日历内直接向乙方付款。”第3.1.2条约定:“装卸费用的计算标准为20元/吨,计算基准为出入库双边作业。”第3.1.3条约定:“运输费用,按月支付,乙方应于每个15日前向原告申请上个自然月的运输费用并提供上个自然月的有效签收回执和对账明细表,双方核对无误后,乙方向甲方开具正规发票。甲方在收到正规发票的45个日历内直接向乙方付款。”合同第七章第1条约定:“合同期限为一年有效期,自2013年8月1日至2014年5月31日。”第4.2条约定:“甲乙双方若在期限届满后,未就续约事宜达成一致,本合同期满后自动失效,但若双方仍实际发生业务的,视为均接受本合同相关条款的约束,其约束力自然延展至前述业务操作完毕之日止。”

合同签订后,原告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如约发生仓储业务,原告于2014年3月10日向被告交纳押金10000元,但双方未就被告每月使用仓储面积协商一致,被告认可在合同期间发生仓储费用416000元(扣除已支付的仓储费用31660.33元)。2014年8月4日至5日,原告向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开具了2014年1月的仓储费、装卸费、运费增值税专用发票6张(发票号分别为:0XXXXXX1、0XXXXXX2、0XXXXXX3、0XXXXXX4、0XXXXXX1、0XXXXXX2),2014年9月2日原告又向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开具了2014年4月-5月的运费增值税专用发票6张(发票号分别为:0XXXXXX3、0XXXXXX4、0XXXXXX5、0XXXXXX6、0XXXXXX7、0XXXXXX8),该12张增值税专用发票总金额为981323.63元。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于2015年2月份对以上12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了认证,并抵扣了发票金额上的税款。2015年9月16日,原告亦向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开具了29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总金额为1679361.26元,并将该组发票于2015年9月30日邮寄给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后B营销成都公司将该组发票退回。

另查明,原告亦于2013年8月1日在成都市青羊区分别与与案外人B营销重庆公司、B营销成都公司及本案被告B营销公司签订了内容大致一致的《仓储物流服务合同》。B营销公司在成都设有西南大区,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的结算业务放在在西南大区,西南大区的地点位于B营销成都公司的住所地。

再查明,原告A物流重庆公司的仓库中现未仓储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合同项下的货物。

本院认为,1、对原、被告仓储费用的认定。原告与二被告于2013年8月1日签订《仓储物流服务合同》,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各方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根据合同约定,原告应于每个15日前就双方协商确定仓库实际利用面积向被告申请上个自然月的仓储费用并提供对账明细表,双方核对无误后,乙方向甲方开具正规发票。被告方在收到正规发票的45个日历内直接向原告方付款。庭审中,原提交其单方制作的重庆分发中心2014年1-8月仓储费用明细表及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B新津公司在该仓库发生仓储费用共计446500元,其中原告主张419900元,被告公司以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不认可该期间的仓储费用构成,只认可合同期间发生仓储费用416000元。本院认为,仓储合同是诺成性合同,原告未能向本院提交足以证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每月实际使用原告的仓库面积,按照合同约定,双方诉前未进行对账,庭审中,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亦未对其每月使用仓库面积进行确认,只认可合同项下存在仓储费用416000元,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合同约定,原告已就仓储费用向被告开具了总金额为41990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应向原告付款,故对原告起诉要求二被告支付被告认可的仓储费用416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2、对原、被告装卸费用及运输费用的认定;根据合同约定,装卸费用的计算标准为20元/吨,计算基准为出入库双边作业。又约定原告应于每个15日前向被告申请上个自然月的运输费用并提供上个自然月的有效签收回执和对账明细表,双方核对无误后,原告向被告方开具正规发票。被告在收到正规发票的45个日历内直接向原告付款。庭审中,原提交其单方制作的重庆分发中心2014年1-8月装卸及运输费用明细表、江津工厂2014年4-8月运输费用明细及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证明原告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分别在重庆分发中心、江津工厂发生装卸及运输费用共计2240784.89元,被告以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是单方制作,且认为装卸费及运费可能是案外人B营销成都公司或B营销重庆公司发生的,不认可该期间的装卸及运输费用构成。本院认为,原告未能向本院提交足以证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在上述期间与原告实际发生该项业务,且双方增值税发票金额与费用明细金额不一,双方诉前未按照合同约定进行对账,原告亦未按照合同约定每月向被告提交运费的有效签收回执原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起诉要求二被告支付装卸、运输费用合计金额为2240784.89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3、已抵扣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金额能否作为合同金额认定。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4年8-9月向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开具了12份总金额为914823.63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已于2015年2月对该12份发票额上税款进行了抵扣。原告认为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抵扣的行为与原告所提交的费用明细金额一致,而被告辩称原告亦与B营销成都公司、B营销新津公司在同一天签订有内容大致相同的《仓储物流服务合同》,原告与二被告在合同中约定了仓储面积,而B营销成都公司、B营销重庆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合同未约定有仓储面积,故认为是B营销成都公司、B营销新津公司与原告发生的装卸及运输服务,且认为原被告双方未就每月使用的仓储面积进行对账确认,不能以原告开票金额作为合同金额,且原告开票金额时间较长,故不认可双方真实发生的仓储业务量。本院认为,已抵扣增值税费发票金额与费用明细部分金额一致,但不能仅凭抵扣税费行为证实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已经实际接受了原告为其提供的仓储、装卸及运输服务,不能排除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为了少交税款对税费进行抵扣,亦不排除原告实际与B成都公司或B重庆公司发生装卸及运输业务,而将以上案外二公司的发票金额开给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故对原告要求二被告支付12份总金额为914823.63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载明的仓储、装卸及运输费用,本院不予支持;4、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押金50000元的认定。庭审中,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认可收到原告交付的押金10000元,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合同期满或合同解除后,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应将押金剩余部分无息退还原告,现合同期已满,故对原告起诉要求被告退还押金1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5、对逾期付款资金利息的认定,原告起诉被告从2014年2月16日起给付逾期付款的资金利息,本院认为该资金利息实为违约责任,原、被告三方在合同中并未约定二被告迟延给付仓储费用应给付违约金,但根据公平原则,二被告未及时向原告给付仓储费用,原告必然遭受一定的利息损失,故本院对原告要求二被告从起诉之日按照年息6%支付资金暂用期间的利息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超出部分不予支持;6、总公司的责任承担。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是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的分支机构,因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总公司承担,故原告要求被告B营销新津公司支付仓储费用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三百七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支付仓储费用416000元及逾期付款资金利息(以416000元为本金,按年息6%从2015年11月3日起计算至上述费用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返还押金10000元;

三、驳回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8234元,由被告B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承担4490元,由原告A物流集团重庆有限公司承担23744元,被告承担的部分已由原告垫付,被告在履行上述付款义务时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吧!